燒屁股學滑雪



躺在地上,仰望著天空,在湛藍的背景下,看著浮雲淡淡地飄過,看著飛鳥靜靜的曳過,有多久不曾這樣看著天空?霎時間落入的時間的洪流,回到學生時代,在球場上奔馳、衝撞,幾個滾翻後,力脫的大字形躺在球場上看著天空,偷懶休息。 「你沒事吧!!??」 教練突然的一句問候,把我從記憶中拉回。


2015年冬,我騷包的學人家跑來日本滑雪。 大概是年年看著同學、朋友、學長跑來滑雪,久之,自己也躍躍欲試。在一次聚會上,碰見了宇書,拜託他引薦一下,於是他推薦我CrossShred Ski School這間台灣人在日本經營的滑雪學校。或許是因為我是第一個客人(榮幸阿~),中間報名的聯絡過程,總是有一些溝通上的落差,不過,我終究是順利離開台北,來到了長野。我想當遇上下一組客人的時候,這些程序上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,它只會成為我的旅程中一些有趣的小插曲。 從台北出發前,別說我根本不知道雪場長甚麼樣子,就連這幾天的食、宿、交通,我一概不清楚,唯一記得的,就是民宿名字、出機場後搭乘巴士的時間地點;其他的,我就放鬆心情抱著一顆隨遇而安的心情,聽任滑雪學校安排。 後來發現,站在雪板上也是要抱著同樣的心情,任憑著雪板順著山坡滑動,然後四兩撥千金地修正導引方向;越是用力地去抵抗板子的滑動,反而跌得更慘。事實上,滑雪學校也沒令我失望,住宿上安排我住在溫泉民宿,民宿主人熱情自是不在話下;女主人的好手藝,讓我餐餐都吃三大碗,反正運動量大,也不覺得罪惡感;房間是溫暖舒適的和室,就跟漫畫裡面一樣,塌塌米上有一個暖桌,晚上睡覺前要自己鋪床,加上暖氣的加持,睡起來是很舒服的,明天的氣力,今晚就幫你準備好了。每天早上八點出發去雪場,下午四點半回到民宿洗澡泡溫泉,六點用餐,晚上九點就準備睡覺了,幾天下來,好吃好睡的,我都不想離開了,一不小心,就多留了一天。

(岳園莊豐盛的早、晚餐) 兩天的教練課程,我分別遇到EGG跟小靜教練,教練的熱情活力自是不消分說,教練最棒的地方就是會提醒我動作上面的缺陷,比方說重心的位置,轉移的方向,然後告訴我該如何修正,這對我的幫助蠻大的,我可以透過這樣的回饋去思考如何改進,然後消化成自己的理解的方式。但很多時候是已經理解如何動作,身體卻無法辦到,那就只好穿戴完整護具,放膽地去摔吧!!多摔幾次,總是會做對幾次,然後身體就會記住那樣的感覺。不論是正反落葉飄,S型轉彎甚至是上下纜車,想學會,就是放膽地去做,用力地去摔,痛是享受痛快的過程,多練習幾次就好了,練習是不會騙人的。 兩天的教練課程再加上一天的自主練習,實際上,我呈現ORZ姿勢的時間比站在雪板上的時間多;看地面的次數,比看山下風景的次數多;甚至下纜車,每次都仆街,人生仆街的份大概都用在這幾天了。但離開雪場的時候,我下纜車已經可以平穩站立,S型轉彎也可以在較緩的坡上做出來了,算是對自己有個交代,也不枉我這幾天摔得眼冒金星、通體舒暢、淋漓盡致了。 俗話說的好,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,六天五夜的滑雪行程已經來到最後一夜,不過這不會是許大王的最後一夜,我想會是個開端,讓我狠摔的八方尾根雪場,讓我狠吃的岳園莊民宿,狠狠的操爆我大腿肌肉的教練,都是一個再度造訪這地方的好理由,比起繁忙熱鬧的東京,充滿觀光客的京都大阪,長野白馬這樣的相間村落更加的可愛,更加的令人想再度造訪。 by 許大王

#第一次滑雪 #snowboard

7 次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