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限界滑走.創校故事


滑雪學校為什麼要選白馬這個鄉下地方?

為什麼不去台灣人熱愛的北海道、苗場或是購物天堂輕井澤?

滑雪學校的創辦人Egg教練,在2005年經歷了一場人生變故,雙腿幾乎癱廢。經過九個月漫長的復健,在他終於可以不用靠拐杖走路的那天,決定要用另一種態度珍惜重新得到的人生。

於是Egg開始想要利用雙腿從事一些過去從來沒有嘗試過的運動。

2006年他在從網路上瞎找,找到了白馬這個地方,便在一無所知、裝備全無的狀況下離開了台北,搭著夜班飛機,最後尋著網路上印出的地圖在一個下著大雪的凌晨來到了白馬村。 踏進民宿[岳園莊]的那刻,改變了他的一生。

(3) 大概是老天對Egg接下來的人生有特別的安排... 惡少第一槍卡了彈,耍狠落彩。大概因此緊張了一下,第二槍走火。子彈貫穿Egg左膝蓋,停在右膝 。開槍後對方立刻揚長而去。 應聲倒地的Egg在被蘋果日報拍照留念後即被送醫。檢查結果 :左膝膝蓋骨碎裂、後十字韌帶斷裂、內側韌帶斷裂。右膝內側韌帶斷裂。 麻藥退去後從病床上醒來,手術已經完成。醫生對他說:這些韌帶斷裂並不會影響你的生活,所以不需要處理。醫生只幫他在碎裂的膝蓋骨上打了鋼釘,跟他說周邊的組織會讓膝蓋骨慢慢復原。 兩個月後拆掉石膏、三個月後可以不需要拐杖走路。為了復健也為了珍惜這有驚無險後得來的新人生,Egg一年後開始衝浪、一年半後第一次滑雪。 這之後的七年,Egg依然完全不能蹲下、不能跑步、上下樓梯需要側身。 一個不能蹲的人是怎麼學滑雪!?

(4) ‪ Egg曾經是貿易公司的超級業務,個人年業績曾經達到 新台幣五億。這樣業績的代價是需要接待形形色色的客戶、進出兩岸各種精采的娛樂場所。 因此白馬村的與世隔絕生活、 岳園莊民宿的暖暖人情都讓他深深的著迷。 自2006年來,每年都抱著洗滌心靈的情懷,定時回到這觸目所及皆是靄靄白雪的山谷報到。對他來說,滑雪是種修煉、是種自省、是種...重開機的概念。 他剃去長髮,從捲髮大嬸造型變成....蛋頭大叔。 “你這樣的身體狀況是怎麼學滑雪的?”

(5) 第二次的手術,醫生將左邊膝蓋打開,檢視是否還有可用的韌帶束。剪一小段移接到之前斷掉的十字韌帶。手術前後因為溝通不夠清楚,一度面對兩個膝蓋都要打開手術的狀態。在病床上,Egg真的覺得他的滑雪生命大概就此結束。 有些傷,可以靠開刀跟復健痊癒。有些傷,卻是怎麼樣也難以修補。 當時Egg的母親知道他開始從事各種極限運動,便勸他滑雪要小心。 “反正我這條命是揀回來的,沒有差!” Egg並不理會家人的勸阻。 “你怎麼可以這麼說話?” 父親沒有生氣,但是少見的發表了他的意見。 那天之後沒多久,為糖尿病所苦已久的父親不幸中風,一年多後住進加護病房。因為不忍面對病容,Egg一直逃避著去醫院探望父親,轉移注意力全力工作以賺錢照顧家人。 一個一如往常到大陸出差應酬的夜晚,久病的父親等不及看到小兒子的最後一面,突然病逝。 當Egg收到從手機簡訊由哥哥傳來的噩耗,已是隔天早上。 那兩句話,成了Egg與父親的最後對話; 而這個傷,帶給了他無法彌補的遺憾。他後悔自己的口無遮攔、後悔在父親重病的時候遠行、後悔沒有珍惜還能跟父親對話的機會、後悔沒有機會讓擔心了自己一輩子的父親放心。 他以夜夜買醉麻痺自己。

註:編者內心沈重的埋頭打字訪問,一抬頭,蛋教練已是默默哭紅了眼。

(6) 沒多久Egg即毅然決然辭去他那燈紅酒綠、夜夜笙歌的三七仔工作*,開始思考人生的下一步。 ​​“有那麼一天,我想要在白馬買一塊地蓋個民宿,除了自己跟朋友去滑雪的時候可以住,平常時間就交給當地的民宿主人幫我管理。” 聽起來是個不錯的退休計畫,面對村子裡的空地,幻想過著砍柴種菜的田園生活。

除了幻想,Egg的強項則是一步步實踐心中的計畫。他還在貿易公司服務的時候,由於不想老是靠著翻譯跟客戶溝通,於是開始自學日文。除了衝浪,每年定期回到日本找滑雪教練、考證照精進技術。被公司派到日本的期間,隨身家當就是滑板、衝浪板、滑雪板、一箱的日文學習書籍以及吉他一把。 2014年開始加入Crossfit健身房、Wakeboard滑水。年底受邀加入以苗場為基地的[滑雪中毒者] 教練行列,期間藉由考證照的過程將自己的技術更深入的研究,季末的時候他已經成為第一任的總教頭。滑雪對他來說,除了休閒跟娛樂之外,現在也成了一種責任。 教練,是領著初學者學生進入滑雪運動的第一人。如果有幸遇上了一位跟他一樣熱愛滑雪的人,那今天教練所做的工作,即將改變這個學生的一生。 望著往來苗場一批批的新面孔,學生置身雪國的雀躍心情以及面對滑雪這項運動的好奇與熱情。更讓他想要回到白馬的家。 白雪無邊、無際、無限界的家。 *詳情請見2017年蛋大即將出版的新書:[那些年,酒店小姐教我的事]

(7)

每一個事業都是從一個夢想開始,既然是夢想,就會有大比例空思妄想的成份在裡面。

Egg一直很遺憾他認識滑雪的時候是個半瘸的身體,看著滿山翻滾的年輕孩子,看著他們無所畏懼的眼神、摔倒了身上拍拍又在大笑中重新站起的活力。他幻想著如果可以從小就認識這運動該有多好。

與其遺憾,不如把自己這無法重新來過的機會帶給別人。他計畫未來有機會可以贊助弱勢學童接觸滑雪,再從中挖掘有天份並可以栽培、訓練的小選手,也許有這麼一天,這個小選手可以代表臺灣參加國際滑雪賽事。

他這想法,剛好跟岳園莊第三代經營者切久保達也一拍即合。身為日本前國家隊選手以及教練的切久保先生,自國家隊退休後就一直進行著栽培與啟發年輕新選手的工作,他與一股傻勁的Egg教練決定展開這場中年男子的浪漫冒險。

每一個事業也都是從一無所有開始、從競爭比較開始、從被質疑打壓看好戲開始。但是如果不開始,那夢想永遠會只是個空思妄想。

試想著如果今天我們做的事業,可以改變另一個人的一生,那這個原本專屬一個人的小小夢想,就成了眾人無限界的大大夢想。歡迎加入我們。

夢想,滑滑走!

訪問/撰文:Ginger Chen

無限界滑走國際滑雪學校 Co-Funder

滑雪地點:美國、加拿大、日本。

滑雪資歷:9年300+天,在滑雪業界工作5+年。

394 次瀏覽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